《薛意梅


       1998年9月28日教師節,我們的「華語處處通」終於「通」了,也許,起始只是自己搞「通」了方向,弄「通」了如何上網,但希望不久的將來,我們真的可以四「通」八達地到處流「通」,與大家相互溝「通」。 

        有人說:「要害一個人,就慫恿他辦雜誌」,這話一點也不假,從「孕育」到「聒聒」(譟譟)「落網」,利用公餘課暇的短短40天工夫,我們真的是辛苦備嚐,個個都是 : 

坐家」: 下班或下課後,兩眼直視,時間都花在小小方塊前,碰上當機、畫不出、找不到時,真是恨不得槌它幾拳洩憤。 

強人」:強人所「難」,如星探般經常四處尋寶,像許君健教授、名嘴「隆宇」,都是多倫多響噹噹的人物;像才華四射的岳琳讓我們驚豔…而程驤、鄧淑貞夫婦更是奉陪到底,一起下網,除了「動手」打字,還得破財添置新腦,為了讓作品達到「寫真」的效果,還搜括所有手邊的海報紙、衣衫,來搭配試鏡,最後得以充當背景的居然是一襲黑絲絨窄裙;再來就是拍攝技術,數字相機、單眼、傻瓜相機都一一上場,然而,上網後的效果,連科班出身的程驤都栽了跟頭,遭退件;繼之圖像掃描,也是試之再三方得「真跡」,真是「萬事起頭難」,學不勝學,「始知網中頁,頁頁皆辛苦,夜夜皆叫苦」。 

添柴」: 我們有傻勁,也自詡為「添柴」而非彼「天才」,只為能在海外傳薪、盡點綿薄,「添」點「柴」火。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這一群,開過無數次會議,做過無數次溝通,「老」編、「中」間人、「青」少年三代,難免有「溝」,而且從選色開始就有「深溝」存在,年輕的貓咪寇、愛咪(Amy)王、ㄇㄜ咪(Mummy)陳柏君,堅持要「用色大膽」,老編及管「家」(園版)婆則希望不要太「驚世駭俗」,害得美編Peter楊一改再改,簡直是「談色色變」,最後的結論是,房子「外觀」維持傳統,進了「新新區」的房門,就隨她們翻天覆地了;負責技術支援的洪立航,年方12,人小技高,網路知識淵博,可是碰上我們這群「強他所難」的強人,也只有徒呼負負,因為我們要他找的網站,必需有大空間,能滿足我們的「雌」心大志;還得免費,更要上線快速,上載便捷…害他「上天入網」地搜尋,挑出好幾個讓我們「試車」,換了幾家網站後,到「臨盆」在即,才敲定目前「接生」的「醫院」。 

        我們這一群,真是集笑話之大全;電腦、中文「菜鳥」都有;老編我時至28日清晨三點,猶在補「破網」,因為「教學點線面」及「回主頁」居然開天窗,花邊內褲都看到了…。程氏夫婦第一次動手電腦排版,求美心切,居然大費周章地將每個字都留間距,還「遵囑」乖乖地把文章存成文字檔  txt.don …  讓老編哭笑不得。有電腦語言天份的貓咪居然大惑不解的頻喊:「為什麼電腦打不出"仍然"的"仍"這個字?」 原來,她小姐有「聲」以來,就一直誤將「仍」的「ㄥ」唸為「ㄣ」。四歲來加的愛咪更是可愛,請看她大小姐的「原著」: 「升」請者可「尤」學校領取…入學考試分為兩「半」…筆試及面「識」…有「」趣者請把握機會… 

        負責設計門面的Peter將八個月大的愛女玉照放在「家家有本父母經」上面試播,「佳」人笑果極「佳」,也真是名副其實,原來小妞的芳名就叫「嘉嘉」,看樣子我們得先和星爸打商量,不讓台灣的「歐陽妮妮」專美於前,趕快簽下合約,請她當「華語處處通」的「駐網」童星,伴隨她長大。 

        最後,在此要特別謝謝我們這群「傻子」的家人,他們「無怨無悔」(?) 地全力支援,有的家庭因此「斷炊」,有的充當司機奔波無數,有的甚至被拖下水,像貓咪及愛咪的媽媽就是一例。         

我們這一群 …… 添柴 + 坐家+ 強人,在此一鞠躬,謝謝收看。 

      

 

Copyright © Chinese Way To Go. All rights reserved.

Google